当前位置:主页 > 时尚 >
秦俊杰 | 临时乌托邦
发布日期:2019-09-04

他是一个创作者,有着新鲜的、 发现的眼睛, 眼中反射出一小片生活的真实。每一分真实,都具备了演化为故事的可能。在复杂而瞬息万变的世界里,他掌握了表演,用于捕捉刹那便会烟消云散的乌托邦。

秦俊杰 | 临时乌托邦

秦俊杰

秦俊杰用“围城”形容横店,他已在这里待了三年。“工作会摧毁你对一个地方的好印象。”第一次踏足横店,他年龄还小,看似复杂的影视基地,构造极其简单。他将其设想成一个村庄,有一条公路,一个兼卖零食的饭馆,一间睡觉的小旅社,一家杂货店,剩下的是散落各处的大小房子,时而穿过小村的河流,以及大片空地。

“没演男一号的时候,觉得横店很好玩,经常拍两天会歇一天,歇的时候就约小伙伴一起玩,吃饭、打游戏,或者唱歌、爬山,有各种各样的活动。”开始挑大梁后,他发现全变了,天不擦亮就化妆,回房间倒头就睡,没有一点空闲时间。“横店不好玩了”,但他长大了。

秦俊杰 | 临时乌托邦

秦俊杰

听雪楼主 一场美学归复

上一次在横店杀青,是去年7 月22 日。天已经热起来,风隐匿无形,偶尔贴地扫来一阵热浪,卷起干燥的尘土。《听雪楼》有四分之一的打戏,这对他来说,远不如炎热的天气。

“在室外拍,晒到后面喘不过气了,衣服一层层裹着你,开始呼吸困难,特别难受,没有什么能让我累成这样。”

秦俊杰饰演萧忆情,“听雪楼”楼主,武林人誉为“人中之龙”。其武功高强,心思缜密,性格古怪,是个病娇的贵公子。他的妆容几无血色,导演对表情盯得很严,大部分时间里,他要喜怒不形于色。“追求一种古典的、武侠的意境,有时我演着演着忘了,要靠导演在监视器后提醒。”

初进组的前20 天不太顺,他拍每部戏都有这样一个过程。万事开头难,真是颠扑不破的真理。他称这个过程为冷启动。“前面的14 天,可能背词都很困难,打磕巴、遗忘,口不对心,到第二十天的时候,忽然就开了,大段的词一两分钟背完。你就知道,自己已经适应了。”秦俊杰有一个特质,永远能在剧组处好人缘,“我有点儿自来熟”。但他又不刻意。有人喜欢先招呼大家吃火锅,他喜欢直接说事,上来先对戏,彼此熟稔了,再开开玩笑,慢慢地熟了。“冷启动”的那几天,他不跟不熟的人约饭。“不熟偏要吃饭,聊有的没的,多尴尬?我也不会。”

剧中的建筑、服饰、道具,均以素色为主,水墨画风,中式写意。明度和饱和度降到最低,色彩偏肃杀冷峻。秦俊杰身上的几套服装,质地轻重相济,丝和纱飘逸,绸与缎厚重,两相对比,有出尘、入世遥相呼应的意味。为了追求对称、平衡的构图,演员有不少远景镜头,反复拍摄。

“这是我吊威亚最多的戏了,打得也很飘逸,哪怕他正常走路,也是用滑的方式,很仙。”他可以自己穿威亚,老手们都知道,勒得越紧越舒服,松了容易受伤。戏中他和舒靖容二人交锋的一场戏拍了一周,共有2000 多个镜头。一招一式,行云流水,还有一分阴阳平衡、乾坤相应。开机前他看了原著,对于武功的描写,沧月极少从正面表述,更多的是侧面烘托。他反复咀嚼着文字:只见两人在黑夜里交手,身形飘忽如鬼魅,青色的刀光和绯色的剑光在江面穿行,所到之处,雪白的芦苇纷飞而起,仿佛下了一场漫天大雪。美是很美,可闭上眼睛,却无法想象两大高手如何过招。

最多的一次,他连拍了三小时打戏,觉得自己到极限了就跟导演说,几个人轮换着拍,有女演员当场拍哭过。秦俊杰动作快、身姿好,拍打戏也快,“但我跳舞就没有那么协调”,他想起来:“中戏形体课的时候,我记得也快,可身上没有那份美感。一上课,看同学都跳得挺好。”

秦俊杰 | 临时乌托邦

秦俊杰

九零一代的新中戏人

回忆起中戏,他想起了很多人。在剧组他认识很多新朋友,最知根知底的人,还是当年的老同学。“一直活跃在银幕上的人太忙了,想凑一块很难,要聚就是回北京聚。”在影视基地里,见到的同学没有那么多。“这个行业并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好干,我们每年考生有多少,北漂有多少,最后能有戏拍的有几个?真没几个。”偶尔聚聚会,大家不聊这个,“难得见面,这么扎心的事,就别聊了”。说的都是开心的日子,那时常去校.外的餐厅吃饭,大几届的人喜欢锦绣餐厅,老板娘大姐爱站在柜台后面聊天,每次有新人去吃饭她就指着照片介绍:“我们家的水煮鱼啊,刘烨、章子怡读书那会儿天天来吃!”

bt365官网-bt365网址 (http://www.fqiopiw.com/shishang/6751.html):秦俊杰 | 临时乌托邦

上一篇:珐琅表 腕表界的门面担当
下一篇:在澳门吃遍世界味道

主页    |     综合体育    |     国内新闻    |     国际新闻    |     文化    |     健康    |     财经    |     旅游资讯    |     时尚    |